甘坤霞:浅论电影男版聊斋改编对《聊斋志异》的解构与重塑丨【小说新

nba录像高清回放像新闻 / 来源:京师文会 发布日期:2021-04-06 16:46:46 热度:8C
敬告: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若有侵权、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请联系我们,本站将立即删除。
联系邮箱:2876218132#qq.co m
本页标题:甘坤霞:浅论电影男版聊斋改编对《聊斋志异》的解构与重塑丨【小说新
本页地址:http://www.zhibo1688.com/17128-1.html
相关话题:新聊斋志异
#新聊斋志异# 甘坤霞:浅论电影男版聊斋改编对《聊斋志异》的解构与重塑丨【小说新话】


浅论电影男版聊斋改编对《聊斋志异》的解构与重塑

文/甘坤霞
摘要:《聊斋志异》保留了中国传统的民间花妖鬼狐故事,流传百年。在源远流长的文明岁月中,一直被广大的人民群众不断阅读和改编创作着,慢慢地它已为我们中华民族不可或缺的集体文化元素,在不同的时空中它都因应着不同时代和社会的变迁衍生出不同的新作品。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独特潮流,为了在不同时代都能展现出意义,作品必须以新的姿态接上时代发展的步伐,于是乎,我们可以看到许许多多的文艺工作者都在自各的领域努力找寻传统故事与影视艺术融合的新形式。而把传统文学作品改编为影视作品的过程实质上是在二次创作和二次建构,而这份二次的创作和建构能否成功,比如唤化出新生命、新意义、新价值,更是需要考验导演和编剧的技巧,视乎当时社会的市场气氛以及文化底蕴。
性转电影《男狐聊斋——秀郎》根据蒲松龄的小说《聊斋志异——阿绣》改编而成。而这个狐仙却跟原著不同,他是一只俊美的男狐--秀郎,电影讲述了他初入凡间体验红尘之味,与书生刘子固、卖扇女阿绣上演了一场缠绵纠葛的爱情故事。《男狐聊斋——秀郎》的定位是一部玄幻爱情电影,更是一部商业倾向的片子,走向了当代部分女性所钟爱的耽美市场,以独特的创作思路,以不同的视角、形式、内容和精神角度重新演绎和解读经典,以一个崭新的视角切入主题,对原著人物的形象进行解构与重塑,既保留了中国古典的美学元素和文化思想,更注入了创作者的自我意识,融入当代社会的潮流文化,以崭新的艺术思维呈现在大众眼前。
关键词:《聊斋志异》;比较;改编;性转

一、异视角——视觉文化时代的二次加工
当今世代,人们已经踏入视觉文化时代许久了,相对于文字等静态叙事,人民大众更愿意为影像音像等动态叙事买单。故之,许多文艺工作者会对文学作品进行影视方面改编,像《秀郎》就是由《阿绣》改编而成,而这个改编加工的过程免不了会对原作品《阿绣》中的叙事方式和内容有颠覆之处,但也相对地完成了从《阿绣》中的文字静态叙事到《秀郎》中的影像音像动态叙事的转变。
蒲松龄先生笔下的《阿绣》文字内容精练,有隐晦的情感表述,更有情节上的省略部分,这些空缺和隐形之处都需要读者在阅读时细细品味,并加以情节和画面上补充想象。但这种需要花费不少阅读功夫的文本,在今日似乎非潮流之所向,对于被视觉技术占据了大部分生活的现代人而言,他们已经习惯于吸纳简单的,直观的音像画面,随之而来的就是人们已经开始慢慢习惯起的听觉性图像化的知识蓝图和思维模式,这样的思维转变对于维系传统语言文字系统其实是不太利好的,因为现代人在认知层面上的基础土壤已经不太适合传统文本去生存了,应运而来的是传统的文本和文化系统都需要去转化和建构出一份能够和现代化融合起来的新模式。


(1) 艺术符号的巧妙加入
传统文本《阿绣》是由文字堆砌而成,人物的形象,内心世界,周遭环境的氛围以及情节都需要有文字去单独塑造起来,但是当它转换成电影,比如今天的性转电影《男狐聊斋——秀郎》,它曾经以文字塑造出来的一切,都需要导演去找出新的元素去替代文字原本的位置,毫无疑问,这是具有一定的难度的,因为图像化的形式更能够让大家直观地感受到漏洞所在,所以必须要更为谨慎,但同样电影化后也让这个传统的文本瞬间多了许多的玩法。
 
其中较为突出的艺术上的表达技法是艺术符号的巧妙加入,比如扇子,酒和杯子等,一壶栏杆意得缘,一把折扇作别,这些具有特别情感意义以及能够连接剧情的线索象征都能以隐喻和转喻为作品产生新的生命力和审美意义。
 
原著中,阿绣和刘子固并非什么实质意义上的定情信物,而狐狸和刘子固之间也并没有任何可以留恋的信物,导致狐狸最后的离开是那般平淡无牵挂,仿佛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过路人。但是在电影中,导演和编制巧妙地用一把折扇把三人的爱恨情仇、恩恩怨怨像红线一般牵引起来了。
 
电影的开头,刘子固无意间对站在杂货铺窗口的阿绣一见钟情,同时借一把由阿绣提过笔的折扇为刘绣二人情缘的开端,“有美一人清扬婉兮,姑娘,在下十分喜欢这扇面,清灵毓秀疏阔有致。不知出自谁的手笔?”“公子谬赞了。是小女子闲来涂鸦之作。”这番对白的设计虽同原著一般以买卖为开头话,但是却多了一份才子遇佳人的意味。在电影的改编中刘子固除了对阿绣一见倾心之外,同时也欣赏到了阿绣的内在修养——提笔作画的艺术魅力,这样令刘绣两人情愫暗生的过程显得更自然。
 
而此时,场面转换到店铺外站着的一名白衣男子——男狐秀郎,他手中也持一把摇扇,这扇面四周画着竹林,与阿绣所作画像一模一样,但正中央多画着一只红色的小狐狸。后来,初化人形的狐狸还不懂做人,不懂自己的心。他在子固与阿绣的定情折扇上戏谑的画上自己(红色的小狐狸),这个设计就很有冥冥之中自有注定的命运感:三人如扇,注定交织。也是为他们三人的错综复杂的关系埋下伏笔,秀郎与阿绣的前世兄妹缘,今世的情敌缘,子固秀郎的人狐情缘,同性情缘……扇上竹林红狐简简单单,人心却复复杂杂。

一壶栏杆意作始,一句无杯共饮作终。
酒本就是一个传统文化中常用的意象之物,而导演和编剧也在电影中也好好地善用了该意象,杏花春雨,栏杆意,合卺酒,仙灵果酿等酒在电影中与情节的发展,人物的心情等互相推进,相伴而出,电影正是借用酒这一个在视觉和情感上能感知到的意象,把人物之间的情感张力强化,赋予更高的情感渲染力。
 
酒的初次登场是刘子固得知阿绣已许配他人后借酒消愁之时,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而就在刘子固独自饮酒之时,男狐秀郎就在他孤独空虚的时候趁机而入,走进他的生活。“杏花春雨太过细腻绵长,不如栏杆意爽烈,我有一壶栏杆意,与公子做个交换如何?”原著中刘子固是第一次见女狐时,识得并非是她的真身,初见之时内心已毫无波澜﹐但是这一次与男狐的初见,一见便呆住了,可能是因为男狐秀郎的美貌,也有可能是因为他的琴音和诗词句藻之美,秀郎身穿白衣,一手拿着一壶栏杆意,就走进刘子固的世界了,从此竹林一壶酒,对酌有相亲。

后来,那一合卺酒是情到浓时,假阿绣——秀郎与刘子固的情感催化剂;那仙灵果酿便是知音难求时,知心人秀郎与刘子固彼此越陷越深的迷药。到最后,一壶栏杆意作始,一句无杯共饮作终。刘子固说:“花开半赏,酒饮微醺。一壶栏杆意,我醉了三年,不能再醉下去了。”“我已将酒杯赠与阿绣,纵有绝世佳酿,我也无杯与你共饮。”简单的台词,就像酒后清醒一场空,那只男狐秀郎,也如刘子固所愿,最终潇洒归去,一如刘子固初遇他之时,那所有的一切就像是醉酒后的一场梦。

(2)对影视市场风向的巧妙迎合
原著《聊斋志异》更多是随作家本心而作,而现下的影视改编之作更多是站在的受众立场上去进行创作,内容和形式的改编都会随着受众群体及大数据喜好去做出调整,一会是作家产物,一个是市场产物。另外,影视改编之作对于传统之作,在生产制作和宣传营销方面都有所不同突破,所以,《男狐聊斋》在很大程度上会打破原作品《阿绣》的原生态模式。但同样地,在大众接受力和审美更为广泛的今天,市场向的改编作品也为培育出崭新的影视面貌提供了充足的创作土壤。在思想更为自由开放的当今世代下,作家们、文学影视改编者们都可以尽情地天马行空,妙笔生花,去创造出更多元化,更个性化的作品世界,而这想象力的肆意发挥也是改编作品亚于传统文学作品的原因。
 
“一个项目要有独特性和创新性,这是最根本的,是源头。《男狐聊斋》提出的‘男狐’概念,就是他的独特性和创新性。”[1]《男狐聊斋》的制片人陈未衾如此说。在互联网时代,影视剧真的太多了,除了甜宠网剧、大IP剧,刑侦剧,还有一众流量和大公司加持的电视剧、电影来抢占地盘,想在互联网的浪潮中留声响,站站稳脚的确很难。穏穏当当、认认真真地拍一部常规剧,可能可以保证不赔,但是却不可能成为一部爆剧。这部剧诞生于2016年,那时的制片方更关注的是男性向市场,于是,这时《男狐聊斋》的制片人陈未衾坚持做女性题材的作品,她坚决认为女性市场对于做粉丝类型的影视剧来说是非常有开发价值的。[1]
 
比如,以女生和男生在对碎片时间的利用来说,男生对碎片时间的利用可能更多的选择户外或者是游戏之类,女生可能就更偏向于煲剧、聊天等等,聊天的内容甚至也是影视剧和娱乐八卦,好比在饭点时间,饭堂的男生大多会边吃饭边打游戏,而女生则大多边吃饭边看剧。尽管在日常生活中或网上的各种论坛中,女性普遍也会更热衷于安利和吐槽,这样的方式有助于剧的推广和流传。
 
而且,在该作品诞生的那一年——2016年的视频网站的男性市场已经相对饱和了,因为在2015年的时候,有琅琊榜、伪装者、平凡的世界等霸榜的更为男性向的正剧,所以2016年想要出彩,要么是超越他们,要么是另寻新径,前者很难,后者是一条出路。果不出然,到2016年时热播剧成了《微微一笑很倾城》、《最好的我们》、《亲爱的翻译官》、《上瘾》等更走女性市场的恋爱、校园、青春剧,当中的《上瘾》一耽美剧更与本文分析的《男狐聊斋》有相似之处,因为《男狐聊斋》也有说不清道不的男男情愫。而《男狐聊斋》相对于说是耽美之作,更为恰当的说法是它主要是运用了性转的元素,以纯爱的表达方式把刘子固和男狐秀郎之间的感情慢慢地淡淡地铺陈而出,让观众能够慢慢地思考和回味。
 
这种类型化的制作也是一套影视生态的生存法则,比如像耽美、性转就是一种类型,它们这些作品间形成了一个特殊的关系网络,一是它们有一群肯为它们买账的观众,因为影视剧的类型化意昧意味着也会有一群特定的受众群体,可以保证它们的票房收入和收视率,像《男狐聊斋》在腾讯视频上映8小时播放量突破一千万 ,上映4天播放量突破三千万,上映6天专辑点击量直逼四千万;[1]二来是类型化下它们能建立起一套可供套用的操作范式,这样一来能更高效地地完成一部影视作品的创作,满足观众快餐化的文化消费需求以及投资者的快餐式的捞金需求,同时也可以确保观众能收看到完整的作品。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样的批量生产会引起影视作品同质化问题,变成为做而做,为捞钱而捞的艺术创作的价值观崩塌。

二、异形式——从文本落实到影音的再现和重塑

(1) 独特视角--惊喜感的营造
《聊斋志异》经历不同时代、不同创作者的改编一直活跃地在人们的生活中,无论是小说《阿绣》,1949年的香港电影《莫负青春》,1986年的《聊斋电视系列片》还是2015年的电视剧《青丘狐传说》,故事都设定为刘子固对卖扇女阿绣一见钟情,但因刘生家中存门户之见加上阿绣父亲把阿绣的错配,导致两人不断错过,而此时狐仙阿绣乱入,然后发生了一段既妙趣横生又耐人寻味的故事。但《男狐聊斋》则描绘了一段关于俊美男狐秀郎与书生刘子固之间难以分辨是友情还是爱情的故事,以及卖扇女阿绣与刘子固间才子佳佳式的爱情佳话,联合构成了一场缠绵纠葛的爱情故事,是另辟新径的独特视角,令人耳目一新。通过跟耽美、性转等类型元素的结合,从而塑造了一个崭新的故事。

(2) 细节补充——别具匠心的体现
电影中会有意无意地会去完善原著中一些内容细则,以及填补原著中一些省略掉的逻辑位。


缘于红尘有趣味
首先,在电影的开头就交代了男狐秀郎下凡的原因,“长老一早来说我该去凡间历练,当真是扰人清梦。”然而在原著中,狐仙阿绣是突然现身在暗中观察着阿绣与刘子固的互动,这一情节设计如果单在小说中呈现的话可能还比较自然,但当它变成影视作品时,这个突然出现的狐仙可能会显得有点突兀,所以电影在这个部分提前交代了秀郎下凡的原因是更有利于电影逻辑化地呈现。然后,当秀郎暗中观察到店铺里阿绣与刘子固两人暗生情愫时,他莫名地说了一句:“这红尘果然多趣味。”这一句话也让后面的情节发展更加自然,因为这句话是反映了男狐对阿绣与刘子固间的互动与两人的后续发展感兴趣,这样一来,后面以假乱真,真真假假的故事也就有了发生理由。

不仅因见色起意——是乃才子遇佳人
原著中对刘绣恋情的萌芽和发展过程都比较单刀直入,可能也是由于当时的社会背景女生鲜少出阁,很多时候一见便定终生,没有我们当下先恋爱后结婚的概念,导致原著中,刘子固只因在杂货铺中与阿绣的数次买卖交易与对谈便对阿绣念念不忘、借酒消愁。但在电影版本中,刘子固心动原因除对美人一见倾心外,也对姑娘阿绣作画的艺术力极为欣赏,而且电影还给刘绣之恋设计了一些游山玩水的约会桥段,更符合我们当代人的恋爱价值观。

兵荒马乱的原因——端王线的补充对情节的强化作用
原著中,那一场兵荒马乱是他们三人关系的一次重新洗牌,刘绣重遇,狐仙成全,如此这般,兵荒马乱为何发生,重遇为何即相爱,刘子固对狐仙之情为何立马断舍离,狐仙在当中的存在感也相对薄弱。但电影对这一切都尽可能地做了补充性的再现和重塑。
首先是充分利用了端王异变一事,以它为转折点再引出后续发生的事情。端王异变导致盖州大乱,刘子固心系阿绣固急匆匆地赶到盖州,不料被端王手下的将军逮住作为人才献给端王。端王麾下缺乏人才,此时见到写下治国良方《治世十策》的海州城刘子固自然不愿错过,但刘子固不愿为其所用,以只愿寄情山水,无心朝野为借口拒绝。而习惯于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地端王当然不会就此轻易放弃,所以在得知阿绣与刘子固的关系后,便差人去把郊外的阿绣带来与子固相见,希望能以此要挟刘子固为他所用。而因此,刘绣二人有了重逢的机会,而也才有了男狐秀郎褪毛吐丹拯救他们的一片赤诚。
 
清晰的逻辑链和故事发展脉络带动起整部电影,使观众在观看的时候能更好地把握剧情的发展和入戏。最后男狐秀郎只身离开,刘绣二人牵手一生,相同的结尾调调,是对原著《聊斋志异——阿绣》的传承,能给大家带去《聊斋志异》故事最原始的风味,同时改编后的《男狐聊斋》把刘、绣,男狐秀郎三人间的牵绊和纠葛塑造得更浓,这个性化的人物形象和独特的情感推彻也算是成功地再现《阿绣》的经典和重塑《阿绣》中能跨越物种、性别的爱之宏大。

(3) 仔细刻画——每个人物的独特风采

在纠葛缠绵中打滚的子固
刘子固陷于真假阿绣之间,且假阿绣是知音秀郎所化的情感纠葛中,电影中有好好地刻画出刘子固在情感上的满足,知道真相后的痛苦抉择,这些地方的处理也比原著显得丰满,又或者说更符合我们现代人的思维,可能在原著创作的年代,男女有别,人妖有大别﹐一些条条框框的观念约束会使作品在创作时会因当时时代的价值就把一些我们在意的东西顺理成章化,比如,刘子固对狐仙就因人狐有别,对她就只剩敬畏了吗?阿绣又如何看待狐仙,会不会吃醋在意?狐仙又为何一直默默付出,她的情生于何时又该如何止损?而电影中的子固会更加真实,立体,他作为一个有七情六欲的凡人,也许从来都没有弄明白自己的性向,但他是就是世俗的影射,他会有因普世价值而作摇自己的选择,会觉得别人不认同的他就不能忤逆,所以即使他和他把酒言欢,对他关心不已,也只不过因为“同为男人,人妖殊途”而断送爱情,但他有血肉的一面,结尾的错认难辨、不舍伤感又可以见到他有动情之象,不只是片面地好性、懦弱之徒。


阿绣的芳心暗许和敏感察觉
子固初见阿绣,得一把折扇,见到阿绣的才华,思卿慕卿,非卿不娶,而阿绣也是非君不嫁,当她爹爹要把她许配他人时,她以死相逼,她敢爱敢争,显然人设的呈现要比原著更为鲜明。后来,端王叛乱,阿绣被困王府,一把已绘好扇面令阿绣察觉出异样,女人的直觉总是没有道理的准,而阿绣又是个聪明的女子,她在子固望向秀郎的眼睛里,看出了些什么。尽管子固对自己依然那么信誓旦旦,可子固终究不再是自己初识的那个子固。三年避乱,子固二人得以回返故乡时,秀郎欣然相送。阿绣为证心中疑惑,请求秀郎再试子固,可子固却陷入已深,真阿绣,假阿绣,他早已辨认不出,于他心中,承诺与爱,都是不愿意的割舍。然而,终究是要做出抉择的。子固曰:“我已将酒杯赠与阿绣,纵有绝世美酒,我也无杯与你共饮。”不知得到酒杯的阿绣是否也得到了爱情。

秀郎的无法理解和最后的洒脱
“长老让我下山修人形,只是这人心太过复杂,我至今未能参透”。秀郎就如同青春期懵懂的少年,好玩又真挚。他与子固酒趣相投,二人相见恨晚,相谈甚欢,互称知音人。他待子固极好,偷来长老的仙灵果酿,与开怀畅饮。一早便知晓子固心事的秀郎,幻化成阿绣模样,与子固夜夜欢好,他把这个叫好玩。初化人形的狐狸还不懂做人,不懂自己的心。他在子固与阿绣的定情折扇上戏谑的画上自己,又弄来合卺酒,郑重其事地与子固喝起了交杯酒。小狐狸可能一开始只是想体验生活或者其他的原因,但是在那几日的相处中,白天去认识子固,了解子固,与他的精神契合,晚上又与他做夫妻,这些相处的时光都可以让小狐狸喜欢上子固,所以之后才会在王爷府中宁愿褪毛吐丹救人。最后他还学会从感情中抽离,为了成全妹妹,也是成全子固的坚守,他悟出了人生有舍未必有得。花开同赏,酒饮共醺,他曾赠刘子固一壶栏杆意,刘子固还他一把折扇,他们之间就这样终了。原著中,狐仙阿绣在凡人刘绣身上仿佛并没有得到他们的认同,她与子固的红尘之事,在子固知晓她是狐仙后便幻化成烟,子固也没有表述出对狐仙的过多的情谊,更多的是觉得人狐有别,只剩敬畏,读下来男性视角的白月光和红玫瑰都想兼得的欲望叙事感挺强的,两位女性在原著中的存在感和个人意志仿佛没有看到,一边是红玫瑰狐狸对子固的动物性的情人忠诚,一边是白月光阿绣的贤妻形象。但电影中,尽管电影中的场景和衣饰还是略显简陋,但配色舒服,恰到好处地衬托出潇洒正义又多情的子固、温婉坚强又痴情的阿绣、邪魅慵懒又忠义的秀郎……电影中每个角色都不是单薄的纸片人,而是活生生的、立体的、能从其中看到我们某些影子的真实的人。

三、 异精神——与时俱进的现代观念

(1) 多元开放——与时俱进的现代观念的融入
《男狐聊斋——秀郎》中人物打破了传统模板式的设定,作品在改编之下增不少新意,从人物形象的重新呈现上,从人物关系的不同设定中,从人物心理感性与理性的纠结中。可见在不同的时代背景下,改编作品也会随着社会审美风潮、价值观的变化而变化。当下社会价值越来多样,也越来越能互相包容。比如,以爱情为例,当代人们在追求爱情时,也不会拘泥于世俗传统,比如同性恋群体中有更多人勇敢言爱,大众对同性恋的接受度也渐渐提高,从脸书上换彩虹头像活动的极高参与度,同性恋骗婚率的下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地区越来越多中可以看到社会对不同价值观的高包容度。这种社会的高接纳度使《男狐聊斋——秀郎》有重塑狐仙人物的良性氛围。女狐转成男狐,他邪魅慵懒又真挚忠义,会为了友谊、亲情、爱情褪毛吐丹,放弃自己的毕生功为,为保护男颜知己子固和妹妹阿绣勇于牺牲的价值观也很合大众敢爱敢当的胃口,从前《聊斋》写成,可能鲜少有人为狐仙的默默付出抱不平,也鲜少有人指责子固的对狐仙逢场作戏的渣男行为,因为人妖有别,但在当下,人们对人妖之别似乎没有太多的感觉,可以是受二次元世界的熏陶或受多元价值的感化,人们共情的能力似乎更强,能不分种族、身份,比如电影一出,大众纷纷为男狐秀郎抱不平,也可窥见大众对待爱情的态度。另外,子固与秀郎的男颜之恋的主题也很符合当下社会自由多元的社会思想体系。

同时对子固、阿绣,阿绣父亲等人物的重塑也给人耳目一新之感,比如原著中刘绣俩人只是在铺子中完成一眼定终生的过程,而电影中刘绣二人甚至还有约会情节,体现了现代自由恋爱的元素。另外,原著中刘绣婚约之所以没有落实是因为刘家长辈认为俩人并不门当户对,因门户之见而搁浅了俩人情缘。但电影中刘家井无所谓的门户之见,反而是阿绣父亲不喜子固之不学术,在这一点上可以看到电影中没有再按封建礼教(门当户对)的那一套,而是更倾向于恋爱自由、婚姻的自由的那一套,同时也看到父亲对女儿婚配的用心,重男轻女,把女儿当成款银行的现象并没有出现。而阿绣的以死示决心,更是女性的话语权体现。
而电影中男狐秀郎的形象更是体现了当代人们的人生观和爱情观,追求自由平等,在追逐爱情的路上不被世俗束缚,讲求人与人的平等、人与物的平等。爱时勇敢爱不怕付出,放弃时也潇潇洒洒,既有现代人的拼搏和挑战精神,也有现代人佛系和爱好和平的态度。电影不仅致敬了经典,也表达了当代人对理想化爱情的向往以及唱响了当代人的价值观,让《聊斋》绽放出新的魅力。

(2) 传承再现——中国传统元素和理念的融合
同时,电影为了完善和丰富故事的情节,也在剧本中下了不少功夫,比如在原有人物的设定和上增添了新的元素,如子固的男仆的、法师等人物的改动和新编。而《男狐聊斋——秀郎》中的“中国传统元素和理念”不仅体现在人物的改动上,更是包括情节和文化内涵以及传统价值观念等元素,充分展示了中国传统的价值观以及思想文化内涵,好好地向大众传输了中国优秀的传统文化。
 
比如,引入了一些中国特有的道教玄学,报恩等元素,比如,子固手下的仆人衍一成了正清宫修行的道士,之所以成了子固之仆人原因有二,一是衍一认为自己观念与本门道术不同,所以选择自逐出师门;二是因某日衍一与一虎妖相斗时,受了重伤被子固所救,为了报恩一直以仆人身份在子固身边待着。
 
道教玄学的加入使秀郎身份被辨别出来情节安排显得更合理,矛盾与悬念的增加也让剧情和人物更深入人心,比如,秀郎救刘绣时所做的犠牲更大了,为了不被瑞王门口的镇妖石测出,秀郎吐了内丹褪了皮毛,掩住了妖气,将阿绣替换出来,成全了刘绣二人再会,他的无私付出也给观众留下了更大的后劲。同时,这些道教玄学的加入也让本作的玄学气息更为浓厚,使得本作人妖之界的分别不再单由秀郎一人撑起,多元的界别和观念的融合,让作品的边界更加开阔,人物之间的故事也更宏大。

《男狐聊斋——秀郎》中融合了中国传统文化元素和现代元素。如充满玄学色彩的道教元素,中华文化中优良的报恩行为,有完好意味的有始有终的说法等中国传统思想。以及自由恋爱,人人平等等现代价值观念。全因有这些不断探索传统文化与新时代元素结合的有趣用心的改编作品才能让中华民族的优厚的文学文化底蕴永久不衰。文化的传承和创新很重要,推广更是重中之重,像聊斋这种将神妖鬼狐、人间百态写得如斯精彩之作,值得不同年代的艺术工作者把它不断传承、重塑和推广,把中国形象引入世界视野的不该是由别人捏造的《异教徒中国佬》《传满洲》《查理陈》等妖魔化之作。像《聊斋》这种在中国文化中传播近千年的优质之作,经现代人们过滤掉落后、腐朽的观念后的改编影视之作,绝对是中国对外传输文化的好作品。

参考文献:
[1]制片人陈未衾:90%的网络大电影都去取悦男人了?我偏偏专注女性市场.来源:搜狐网

- 全  文  完 -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介绍

甘坤霞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2018级本科生。

本文章由京师文会出品,转载需同意
欢迎投稿,稿件请发至
jingshiwenhui@163.com

长?按?关?注
▲向上滑动
WEN  

HUI
jingshiwenhui

顾问
郭英德 李小龙
主编
诸雨辰
图文编辑
杨惠茹  林丹丹
冯浩然  谢宜君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古代文学研究所
中国古代散文研究中心
中华文化研究与传播学科交叉平台

论坛
  阅读原文
支持0次 | 反对0次  
  用户评论区,文明评论,做文明人!

通行证: *邮箱+888(如:123@qq.com888)